死得又快又狠

还没有抓到第一条鱼

虽然苏轼说元轻白俗,但是细读元白之间轻浅的和诗却让人感到莫名的真挚温暖。与友人之间的通信不正是这样细碎小事絮絮叨叨的轻俗么。